霍州信息网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央行降息扰乱汇市节奏再度降息已成必然

发布时间:2019-10-13 06:18:15 编辑:笔名

  央行降息扰乱汇市节奏 再度降息已成必然?

  --美元兑各主要非美货币上周五(11月21日)走势严重分化,其中兑欧元为主的欧系货币全线大涨,而兑澳元为首的商品货币则全线重挫,导致汇市这种分化走势的导火索,是中国央行上周五意外宣布降息,与此同时,此前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基表示,通胀预期下滑至非常低的水准,为很快进一步放宽货币政策敞开大门。

  德拉基表示,若低通胀持续,欧洲央行已经准备好迅速采取行动。他说,如果在当前趋势中,我们的政策效果不足以达到目标,或者通胀前景面临的更多风险成为现实,那么我们将加大干预力度并拓展干预渠道,必要时适度调整资产购买的规模、节奏和结构。

  Nordea汇市策略师Niels Christensen表示,德拉基讲话重创欧元,本周欧元区的通胀数据对欧洲央行的想法会有关键的影响。值得一提的是,德拉吉的讲话称他担心通胀预期,意味着欧洲央行可能很快放宽政策。即便不是购买公债,至少也可能宣布决定购买公司债。

  在中国央行逾两年来首次降息以提振放缓的经济后,澳元等其他高收益货币跳升。

  中国降息可能缓和对中国经济放缓会殃及商品货币的担忧。

  中国人民银行时隔逾两年后重启不对称降息,决定自11月22起将一年期存款和贷款基准利率分别下调25和40个基点,并扩大存款利率浮动上限。此举旨在更有效降低融资成本提振经济,新的降息周期料由此开启。

  ING Capital Markets外汇部门董事Lane Newman表示,这给本已有充足流动性的全球体系又带来了大量流动性。

  美元料将维持近期升势,因投资人预计美联储可能在明年升息,而欧洲、日本和其他经济体继续非常宽松的货币政策以刺激经济成长。

  Newman,相比其他央行,美联储的政策基调要强硬的多。

  中国央行降息,汇市影响几何?

  西太平洋银行(Westpac)外汇策略师Jonathan Cavenagh日前深入分析了中国人民银行上周五(11月21日)意外降息的汇市影响,他认为,此举有助稳定地区内商品货币人气,而更为安全的操作手法是做多澳元、马来西亚林吉特兑欧元和日元,而非前者兑美元。

  该行在研报中指出,在中国央行意外宣布降息后,周末前的纽约时段创出0.8720高点,但随后多头部分回吐获利至0.8660,市场反映谨慎的部分原因是,中国人民银行虽然祭出降息举措,但多半还是会维持温和审慎的货币政策姿态。由于中国信贷增长还是主要由量化和谨慎的举措所决定,此举恐怕并不能催生信贷的急剧增长。

  该行表示,尽管如此,降息还是能够降低借贷成本,并减轻遭遇逆流的中国房产市场压力,家庭财务情况也将有所改善,存款利率的降幅要低于贷款利率。此外,诸多市场参与者预计,央行还将在未来数月内进一步放宽货币政策,包括下调银行存款准备金率。

  即便有鉴于此,上周五的行动不足以激励中国经济增长动能,但还是多半能巩固市场对于未来更多举措出台的信心。我们的中国数据脉冲指数上周降至20%下方, 这让该指数在今年底和明年初有很大的反弹空间。

  从汇率层面看,该行表示,如果我们回望2012年的宽松周期(央行仅降息两次),宽松对于澳元起到了持续的正面提振作用。

  该行指出,澳元/美元在当年6月早些时候在0.9700附近构筑底部,6月7日时的首次降息让汇价涨势延续至8月早些时候,并在1.0600一线见顶。第二次降息在7月稍早,但澳元获得的动能相对有限。

  该行还表示,虽然此间有其他的各种因素制约澳元的涨跌,但在澳元/美元未来可能出现的涨势方面,预计澳元表现将跑赢欧元和日元。在上次中国央行降息周期中,纽元在首次降息后明显跑赢澳元行情,但随后的7月情况却出现了戏剧性的变化。

  中国央行或再度降息

  参与政策制定的消息人士透露,中国政府和央行准备再次降息并放松贷款限制,担心价格下跌可能引发债务违约、企业破产和就业岗位流失情况加剧。

  中国央行周五于逾两年来首次降息令人意外,反映出中国政府和央行的政策路线发生了改变。此前他们一直坚持温和刺激举措,上周终于决定有必要推出积极的货币政策举措来稳定中国的经济。

  中国第三季经济增长率放缓至7.3%,为全球金融危机以来的最低,且政策制定者担心有降至7%以下的风险。生产者物价指数(PPI)近三年来持续下降,企业面临的压力积聚,且消费通胀也疲软。

  一位参与内部政策讨论的政府智库资深经济学家表示,最高领导层已经改变了他们的观点。

  这位不愿具名的经济学家称,中国人民银行已经把关注重点转向更广泛的刺激政策,并且不排除进一步调降利率以及存款准备金率的可能,这实际上限制了流入信贷的资本规模。

  中国今年进行定向降准,但自2012年5月以来未实施过全面降准。

  这位经济学家表示,央行应当在准备进一步降息,因为中国已经进入降息周期,降准也有可能。

  许多中国经济学家不断呼吁政府采取大胆的政策行动,因近期数据显示第四季中国经济流失更多动能,消费物价通胀出现下滑。全年成长料无法达成政府7.5%的目标,可能成为24年来经济扩张最疲弱的一年。

数码
理财
英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