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州信息网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时尚帝拉格斐只拍全裸出镜的女人图

发布时间:2019-11-24 01:23:43 编辑:笔名

时尚帝拉格斐 只拍全裸出镜的女人 (图)

Karl Lagerfeld

采访安排在莫斯科一个阴冷的夜晚,Karl Lagerfeld将在这天晚上出席由他掌镜的2011倍耐力年历(Pirelli Calendar)发布会。温度显示为零下21℃。采访地点在某幢大楼顶楼的图书馆,那儿点缀着兰花,有舒适的白色沙发供人休憩,还能俯瞰整个城市的夜景。

作为时装设计师的Lagerfeld,令所有人感到如雷贯耳。而作为摄影师的Lagerfeld,近年来也在变得越来越引人注目。不仅Chanel的各季宣传照片都由他掌镜,他还拍摄杂志大片、广告以及艺术作品。他的最近一次摄影展于去年9月在巴黎欧洲摄影馆(Maison Européenne de la Photographie)举办,展出的150幅作品中有一部分是人像、时装、建筑和风景照片,另一部分是实验性的艺术摄影作品。

“如今,摄影已经成为我生活的一部分。有了它,我的艺术观就圆满了。我已经无法脱离摄影师的眼光,总是通过相机镜头来观察世界、观察时装。这种习惯为我的工作建立了一个客观的视角,我因此获益良多。”Lagerfeld说,“我这个人不喜欢沉溺往事,但我有种奇怪的感觉:自从开始从事摄影以来,我在时尚界就获得了更大的成功。我发现在这两种职业之间存在着一条非常积极、极具创造性的纽带。”

Lagerfeld涉足摄影界,要追溯到1987年。当时他开始为Chanel拍摄资料和产品目录。尽管他在各种场合再三表示,自己讨厌怀旧,但在他的人像摄影中却能瞥见一缕怀旧色彩。在这一领域对他影响较大的摄影师多数属于20世纪早期,其中包括Edward Steichen、Alfred Stieglitz和Irving Penn,他称他们为“艺术摄影师(pictorialist)”。“我不喜欢Helmut Newton的全部作品,但我喜欢他的技巧、他的眼光、他的态度。他还是个真正的好人。”Lagerfeld评论说。而谈及他本人的眼光,他则坦率地表示:“我没什么特别的预期,我只是爱拍。我喜欢改变,隐藏自己,喜欢用各式各样的技巧来玩玩游戏。”

他最近的一场游戏,便是2011年倍耐力年历的拍摄。他选择一个最古老的命题——神话(Mythology表现24个不同的主题,重新诠释神、英雄和神话。

在Lagerfeld之前为这本着名年历掌镜的摄影师,是2008年的Patrick Demarchelier,2009年的Peter Beard和2010年的Terry Richardson。Lagerfeld承认,他在时装方面的成就的确会盖没他在摄影领域的努力,不过,这个事实并不会对他的工作热情造成分毫影响。他不愿意为作为摄影师的自己打分。“我不想贸然评判。我永远不会满足——所以我才会继续干下去。”他说,“当然,在这两个领域,都有最了不起的团队在帮助我。想要做出完美无瑕的礼服,就缺不了一流的制衣工坊;同样的,最后呈现在纸上的美丽图像,也是多方合作的结果。”

谈及自己最喜爱的面料,Lagerfeld表示是纸张。“它是绘画的发源地,也是照片的呈现者。”他说。

KH=Kerstin Holzer KL=Karl Lagerfeld

“女神是女权主义者”

2011倍耐力年历 Karl Lagerfeld

KH:为什么选择希腊神话作为你这次拍摄倍耐力年历的主题?

KL:因为这是我最喜欢的一种宗教。我是个多神论者。神话中没有地狱,没有罪恶,没有宽恕。我们应当重拾古人对美的理解。西蒙娜·薇依(Simone Weil)曾说过,耶稣是普罗米修斯的后裔——她这句话在当时引起一片哗然。我热爱女神的形象,因为她们是最早获得解放的女性。她们什么都能做。女神和缪斯都是女权主义者!

KH:在这组照片中出现了很多裸体。你在工作室中是如何拍摄的?

KL:我从朋友当中挑选拍摄对象——我只想拍摄那些在我面前无拘无束的女人。我列了一张表,写明那些人可以裸体出镜,因为我不想到头来强迫拍摄对象裸体!在我的表格里也没有未成年少女!我事先给工作室做好消毒工作——这是工作,就这么回事儿,没什么好质疑的。希腊神话中最让我心仪的一点,就是人们不会用眼丝袜和蕾丝去打扮自己——只有身体,没有矫饰。穿高跟鞋和吊袜带?在这种题材上,Helmut Newton做得比我可好多了。

KH:你的拍摄对象大部分是模特,为什么唯独挑选了Julianne Moore一个演员?

KL:我非常想要挑选一个女演员来扮演宙斯的妻子、奥林匹亚山诸神的母亲。Julianne是个美女——比起那些橄榄树下的姑娘们,她显得更加成熟。她是我亲密的好朋友。她深知和我一起工作毫无风险——绝不会有另一个版本的照片在私底下流出的!

“我就是个普通人”

2011倍耐力年历 Karl Lagerfeld

KH:Lagerfeld先生,你不吸烟、不喝酒,甚至不怎么吃饭,跨年之夜对你来说可能意义不大吧?

KL:噢,我讨厌跨年夜,简直太糟糕了!我在12月31日从不外出。

KH:你会觉得孤单吗?

KL:我倒是喜欢独处,对我来说独处简直是奢侈。不过今年要容易一些,因为今年的跨年夜是在周末,所以一周的安排就不会被假期打断了。这段时间我特别忙:要推出下一季成衣;之前合作过的Hogan还想继续合作;另外我要给Macy百货设计一系列的货品,还需要时间来准备我的高级定制时装。

KH:在这次为倍耐力拍摄的年历当中,你让Baptiste Giabiconi化身为阿波罗。相传那句给凯旋军官的箴言“勿忘死亡”就是阿波罗说的。你想过成为不朽的人物吗?

KL:人们可能以为我会想“不朽”,但我自己没有特别在意。我母亲曾经说我“不够有野心”。每当我产生某个想法,或者有了某个灵感,我就循着它去工作,就像这次拍摄的倍耐力年历一样。我不会去考虑更多。我甚至连以前做过的东西都没有仔细存档。我做事不是为了事情本身。一个人只要一开始回忆自己的过去,他离被遗忘和摒弃就不远了。

KH:你从来都不受他人意见的左右吗?

KL:我年轻时会比较在意,不过随着年龄增长,我对世事养成了一种淡然的态度,这反倒让我活得更加轻松自在。

KH:可是这个世界对你似乎非常有兴趣。

KL:是的,我都不能随便在街上闲逛。

KH:在把自己包装成品牌这件事上,你非常成功。

KL:我没有刻意那样做,我有什么特别之处?——好吧,我的一头白发是比较少见。我也常常发觉,假如一张照片上有二十来个人,我总是最醒目的那个。不过我觉得自己就是个普通人,只不过别人看起来会觉得不一样罢了。

烘焙
建材选购
手游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