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州信息网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血极八荒 第一百八十七章 你们一起上吧

发布时间:2019-10-12 23:54:38 编辑:笔名

血极八荒 第一百八十七章 你们一起上吧

看到魔九离去,毒蝎和赤鬼站起身,就准备离开,

“我让你们起身了么,”江绝对着毒蝎和赤鬼说道,好像已经完全进入了团长这一角色,

“那团长觉得我们应该怎么做,”毒蝎眉头一皱,这个小鬼还真把自己当成团长了,

在所有黑暗修士团成员的心中,江绝只不过是一个挂着团长虚衔的毛头小孩罢了,真正的团长当然还是魂老人,

真正体会过魂老人的可怕之后,众人对魂老人的畏惧,甚至超过了魔舞月,丝毫不敢有任何叛逆之心,

江绝的目光扫视过峡谷内的所有人,无比严厉地说道:“从今天起,我江绝就是黑暗修士团的团长,让我发现阳奉阴违者,杀,让我发现不守军纪者,杀,让我发现败坏黑暗修士团名誉者,杀,”

一连三个杀字,江绝说的是杀气腾腾,团长的威势,一展无遗,

毒蝎和赤鬼微微一愣,皆仰天哈哈大笑,

“你们笑什么,”江绝微微皱眉,

“你还真把自己当成团长了,你也不撒泡尿照照,就你这沒断奶的小屁孩,也配给我们当团长,赶紧滚回家吃奶去吧,你要是在吵吵,小心老子活剥了你,”

一直沒有说过话的赤鬼,突然对着江绝爆起了粗口,态度极为恶劣,丝毫沒有把江绝放在眼里,

站在赤鬼身后的其余黑暗修士团成员,也都开始起哄,对着江绝喊道:“滚回家吃奶去吧,”

在來黑暗修士团的路上,魔九就曾对江绝说过,这些人都是些痞子,欺软怕硬,想要让他们屈服,就必须拿出强大的实力來震慑他们,

原本江绝觉得都是人类,不好下手,但是看到眼前的这种情况,他心中叹息一声,“这可是你们逼我的,”

他的眼睛中陡然爆射出两道凶光,杀机四溢,对着赤鬼寒声道:“你在挑衅我的威严么,”

赤鬼被江绝的气势所震慑到,略微失神,回过神儿的他勃然大怒,“别说是挑衅你,就是废了你又如何,”

说罢,赤鬼甩动手中的黑色拂尘,化为一条匹练,抽向江绝,

江绝冷哼一声,一跃而起,瞬间变身成为血族,锋利的指尖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烁着寒芒,

“凡挑衅团长威严者,杀,”

江绝挥动右爪,一道蓝zǐ色的巨型手爪虚影,凝聚而出,朝着赤鬼笼罩而去,黑色的匹练直接被巨爪虚影撕碎,

赤鬼赶忙甩动拂尘,在其身边布置下了一个黑色的屏障进行防御,

巨爪虚影与黑色屏障狠狠相撞,传出一声沉闷的气爆声,两者同时化为虚无,

“赤鬼血杀,”

赤鬼一跺脚,将一口精血喷在拂尘上,黑色的拂尘被鲜血染成了暗红色,随着拂尘的挥动,一只血色的厉鬼凝聚而出,凄厉地惨叫一声,朝着江绝直扑而來,

赤鬼血杀,老少皆杀,赤鬼的名字正是因为这一招天阶低级秘法得來的,

虽然赤鬼是一名强大的上位血王,并且所施展的秘法‘赤鬼血杀’也是天阶低级秘法,但是在江绝的眼中,杀他宛若屠狗,

“九血风爪,”

蓝zǐ色的光芒萦绕在江绝的双手上,化为两只见血封喉的利爪,

江绝双翅一震,化做一道流光朝着血色厉鬼直扑而去,

只听“刺啦”一声,血色的厉鬼被一分为二,在一声毛骨损然的嘶叫声中,消散于天地间,

而站在血色厉鬼身后的赤鬼,此时呆呆地看着胸口插着的那只白皙手爪,眼中充斥着不甘,

“你……”赤鬼似乎还准备说些什么,但是江绝猛然将自己的右手从赤鬼的胸口拔出,随着右手一同出來的,还有赤鬼微微跳动的心脏,

“噗”殷红的鲜血,宛如水柱,从赤鬼的胸口喷涌而出,溅起两丈高,被掏出心脏的赤鬼,带着不甘,轰然倒地,

黑暗修士团副团长赤鬼,就此除名,

望着倒在血泊中的赤鬼,峡谷中的其余黑暗修士团成员

,包括毒蝎在内,都脊背生寒,惊恐的看着江绝,

谁也沒有想到,被他们认为傀儡团长的江绝,竟然拥有如此强大的战力,短短几个回合,被誉为团内第三高手的赤鬼,便身首异处,

江绝望着峡谷内的众人,冷漠地说道:“今天,你们要么彻底臣服于我,要么和赤鬼一样,身死道消,”

原本想要屈服的毒蝎,突然想到魂老人的手段,不由浑身颤抖,他咆哮一声,取出一把金光闪闪的找到,砍向江绝,

从众人的眼中,江绝得到了答案,他闪过毒蝎挥來的战刀,仰天长啸一声,对着众人极为猖狂地喊道:“你们一起上吧,”

“杀呀!”闻言,众人不在犹豫,虽然江绝很厉害,但是他们认为,面对着二百多号血王期的强者,即使是在妖孽的人也必死无疑,

江绝沒有丝毫犹豫,直接施展出了‘天妖战体’,黑色的符文瞬间浮现与四肢表面,

感受着身体内蛰伏着的强大力量,江绝的嘴角露出一抹残忍地笑容,“既然你们不屈服,那就打得你们屈服,”

双翅一振,江绝化为一枚黑色炮弹朝着众人,直冲而去,

沒有丝毫防御,因为施展了‘天妖战体’之后,江绝的肉身堪比中位血君实力的魔兽,就凭眼前这群乌合之众,除非施展出天阶以上的高级秘法,否则连江绝的肉身都破不开,

无视众人的攻击,江绝挥动双拳,朝着最近的一个人狠狠砸去,

那人架起双臂还准备抵挡,谁知,江绝直接砸断了他的手臂,一拳砸在他的脸上,巨大的力量使其两眼一翻,昏了过去,

解决完这一人,沒等江绝前进,便有数个下位血王朝着他扑杀而來,

当然,仅仅过了几秒钟,刚刚扑來的下位血王都已倒在地上,生死不知,

凶猛的江绝,宛如一头猛虎,冲进了毫无反抗之力的羊群,江绝每到一处,方圆五米之内都会被他清空,

只要江绝一挥拳,就伴随着一名修士的倒地,原本两百多人的敌人,随着时间的流逝,不断的在减少,

黑暗修士团虽然有两百多人,但是真正的高手并不多,除去团长魂老人、副团长毒蝎以及死去的赤鬼之外,只有十名营长是上位血王,其余人全部都是中位血王,或者是下位血王,

面对这一群实力参差不齐,沒有丝毫团结之心,不懂得团结合作的乌合之众,江绝只有了短短半个小时的时间,就将他们全部击溃,

期间,只有毒蝎和一名头生犄角的上位血王,施展出了天阶低级秘法,对江绝造成了一点伤害之外,其余人连江绝的防御都沒有破开,

此时,两百多名黑暗修士团成员都躺在地上,有的人是被江绝打断了腿,有的人则被折断了手,还有的人直接被江绝打昏了过去,

毒蝎瘫坐在一块石头上,抱着被江绝扭断的右手,望着眼前的这一幕,呆若木鸡,

“这还是人么,就算是舞月君王都沒有这么强大吧,和他相比,魂老人算个屁啊,”

江绝屹立在半空中,居高临下,带着团长的威严,对着峡谷内的所有黑暗修士团成员,喊道:“现在,你们可有不服者,倘若不服,可以对我发起挑战,赢了我,这团长之位便是你的了,”

哪儿还敢不服啊,两百多人一起上都被打残了,要是单挑,岂不是一招就被秒杀了,

所有醒着的人,头都摇的和拨浪鼓一样,打死他们都不会在和江绝战斗了,实在太凶残了,

“既然你们都不愿意挑战我,那就证明你们承认我为黑暗修士团的团长,是不是,”江绝问道,

“承认,”醒着的人异口同声地说道,

“很好,既然承认,那么我最开始说的规矩你们就得做到,”江绝身体一震,一股惊天的杀机朝着峡谷内的众人碾压而去,

“从今天起,黑暗修士团但凡出现阳奉阴违者,杀,不守军纪者,杀,败坏黑暗修士团名誉者,杀,还有,挑衅团长威严者,杀,”

“只要我在这个位置一天,黑暗修士团的惩罚制度就只有一种:杀,只要你违反了军纪,我会毫不犹豫的出手,”

江绝的一番话,让峡谷内的众人脊背生寒,头皮发麻,众人知道,江绝不是在开玩笑,

“我给你们一天的时间休整,明天凌晨时分,所有人到峡谷门口集合,迟到者,杀,”

说完,江绝随时指了一名受伤并不严重的中年人,说道:“带我去团长的住所,”

那名中年看到江绝指他,脸都吓白了,但一听江绝只是让他带路,便放下心來,擦了擦额头冒出的冷汗,带着江绝朝住处走去,

距离黑暗修士团所驻扎峡谷十里之外的一处小山丘上,魔九的双眸闪烁着红光,眺望着峡谷方向,

将峡谷内所发生的一切尽收眼底,见江绝彻底收复黑暗修士团,魔九才缓缓起身,化做一道黑影回王城复命,

南通好的妇科医院
宁夏治疗白癫风医院
赣州男科
南通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宁夏治疗白癜风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