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州信息网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素女寻仙 第435章 寄居

发布时间:2019-10-12 21:24:15 编辑:笔名

素女寻仙 第435章 寄居

张潇晗皱着眉头望着沙面,若那噬金蚁真如范筱梵所说,古籍上也没有记载它们居住的地方是地面还是地下,那就是说,噬金蚁绝对不像它们看到的这样简单。

首先,噬金蚁根本不会飞,不会飞的灵虫对修士的威胁就小了许多,修士们只要浮在空中就安全了,那么,上古仙人们又怎么会找不到噬金蚁的巢穴呢?

其次,连范筱梵都可以用这么简单的仿佛追到噬金蚁最后消失的地方,没有道理上古仙人们做不到,他们完全可以用同样的方式,甚至更为简单的方式追踪到噬金蚁,然后将噬金蚁杀灭。

最后,范筱梵说所的,噬金蚁排出体外的物质“炼晶”对炼器极有帮助,而且隐含的意思这种炼晶噬金蚁不会随便排出的,通常都是排在它们的巢穴内,那么,有没有可能它们的巢穴就是炼晶组成的?

若真的是炼晶,这般坚硬的物质会隐藏在地下吗?除非地下有巨大的岩洞。

岩洞?张潇晗思索了一下,就算是有岩洞,这些沙子下面也不像是有岩洞的样子,思索间,细沙几乎要将面前的大坑都回填上了。

“范前辈,炼晶是什么样的?”张潇晗突然问道。

范筱梵摇摇头:“我没有见过,古籍上也没有记载。”

张潇晗愣了一下:“那,是不是根本没有炼晶这种东西?”

范筱梵诧异地回头看看张潇晗,摇头道:“怎么可能。若没有,怎么会记载在古籍上?”嘴里说着,心内不由也出现些怀疑来。

前一夜他也曾带着张潇晗这么一路追来,只不过张潇晗她不知道而已,追到一个地方,噬金蚁也是这样消失的,他还以为跟丢了,可昨夜一路跟来,他确定没有听错声音的。

细沙仿佛自己会移动般,沙面渐渐平整下来。张潇晗也奇怪地望着地面。昨夜的声音的确在这个地方消失的,难道噬金蚁们隐入地下然后再爬走的?

“范前辈,你看的古籍中,有没有介绍怎么杀死噬金蚁的?”

范筱梵思索着摇摇头。

张潇晗默默地回忆了一遍她听说的噬金蚁的特点:喜食一切带有灵气的东西。在几乎无光的黑夜里活动。浑身坚硬。只惧怕少数水属性和冰属性功法,排出体外的杂质是炼晶。

范筱梵也盯着面前的细沙发呆,总觉得有什么东西他忽略了。

“你没有尝试过攻击它们吧。”张潇晗犹豫着问道。

“没有。”范筱梵干净利落地回答。

“为什么?”张潇晗愕然。

“因为噬金蚁从来不在白昼里活动。跟有没有光线无关,在白昼的时间里,噬金蚁会一动不动,我为什么要浪费法力?”

一动不动?范筱梵说到这里忽然间愣住了,他和张潇晗对视了一眼,又望望面前的黑沙,这些黑沙……

按理说噬金蚁这样的灵虫古籍的介绍完全可以更多一些,噬金蚁的威胁也并非想象般大,范筱梵再次蹲下来,伸手捧起细沙。

“白日里就算有法器,噬金蚁也不会活动吗?”

“昨天白日里攻击你的妖兽里没有噬金蚁。”

张潇晗点点头,忽然视线在一个地方停顿住了,明明,明明范筱梵扬起了细沙后,沙子流回到坑里的时候,地面上还有不少粗糙些的沙粒,尤其是自己视线的这个地方,刚刚几乎都是粗糙些的,可这一会明显粗糙的大些的黑沙都不见了。

张潇晗的心砰地跳了一下,前世就有一种生物叫做冬虫夏草,冬天是虫子的形态,夏天就变成草的形态,那这个噬金蚁,会不会夜晚成为灵虫的形态,白日里就是这……

她冲动地蹲下来,双手急急地将表面的细沙扒走,不到一尺深的地方,沙粒就大了,颜色也黑了,但沙粒就是沙粒,怎么也不像前夜见到的虫子。

范筱梵望着张潇晗的动作,她捧起下边粗糙的黑色沙粒,倒在地面浅浅的细沙上,奇怪的事情发生了,黑色的沙粒在沉下去。

它们几乎不能用肉眼看出动静来,但确实在沉下去,前一刻还安稳地呆在细沙的上面,可仿佛一眨眼,它们就隐在了细沙的下面。

张潇晗和范筱梵再次对视了一眼,在范筱梵的眼里,她看到了同样的不解。

范筱梵也抓了一把深层的沙粒,同样洒在细沙的上面,同样的事情发生了,几个呼吸之间,这些黑沙粒再次沉入细沙的下面。

“可它们就是沙粒,难道是幻象?”范筱梵好像自言自语,也好像说给张潇晗。

张潇晗摇摇头,心内叹口气,若是小宝没有沉睡,以小宝的能力,若是幻相一定解破得了的。

范筱梵望着沙面,沉思了好一会,才抬起头来:“今晚我们再试试。”

张潇晗无可无不可地点点头,她也好奇这个噬金蚁,若是白天变成石头,晚上成为妖兽,这个东西就太有趣了。

范筱梵看看张潇晗说:“把披风还给我吧,白日里出现的妖兽也是好东西。”

张潇晗翻翻白眼,还不是以自己做诱饵,将披风脱下来扔给范筱梵,回手摸出一碗粥,也不让着范筱梵,慢悠悠地喝着,又拿出个灵禽的蛋来,皮自然是剥好的

张潇晗吃得很快,她的目的是补充能量,这个时候自然不能细嚼慢咽,吃完了用灵水簌簌口,见到范筱梵目不转睛地盯着她,遇到她的视线,摸摸鼻子。

范筱梵伸手结了一个手势,一个小小的淡淡金色符号落在面前的细沙上,闪了一下就消失了。不用解释,张潇晗也知道范筱梵是在这个地方做一个记号,傍晚的时候好还能找到这个地方。

张潇晗看看范筱梵道:“能不能解开我神识的控制?”

范筱梵眉毛一扬,张潇晗赶紧解释说:“你都有防备了,我神识又弱,除非你一直都不打算解除对我神识的禁锢。”

两天的相处,范筱梵对张潇晗的怒气已经小了许多,平心而论,张潇晗的做法没有错,换做他。苦心经营的仙农洞府若是被抢走。恐怕反应会更为激烈。

想想说:“解开可以,只是会很痛苦。”

张潇晗耸耸肩:“除非我一辈子都这样,不然早晚得经历对不对,况且有你在我身边。总比后我后一个人独自的时候安全。”

说完张潇晗愣了一下。以后独自一个人。范筱梵会放过她?潜意识里觉得范筱梵会放了她吧。

听到张潇晗说道独自一人的时候,范筱梵心里忽然有些不得劲,她怎么就确定自己能放了她?他冷哼了一声:“你还想独自?”

双手却再次结出手印来。在张潇晗愕然中,又一个小小的金色符号倏地飞出来,瞬间就没入她的额头。

“叮”的一声,张潇晗只觉得这个金色的符号一下子撞在大脑的什么东西上,一连串的回音荡漾开来,身子就是一晃。

“轰!”什么东西炸开了,头颅的深处仿佛也跟着炸裂开一样,她的头一动也不能动,仿佛动一动就会整个爆炸掉,她忍不住伸手扶住头。

好痛,真的好痛,头颅的深处,翻江倒海般。

张潇晗一动不动地站着,紧紧地闭上双眸,她不知道她现在的脸色白得可怕,也不知道她痛得连呼吸都忘记了。

她本能地运起《修魂》,想要缓解大脑的苦楚,可是不同于先前,修魂功法并没有立时减轻她的痛苦。

范筱梵面色复杂地望着张潇晗,他知道这种来自灵魂的疼痛,知道神识受损后的痛苦,可是就像张潇晗自己所说的那样,她终究要靠她自己恢复神识的。

体内的温热慢慢包裹住大脑疼痛的地方,疼还是很疼,疼得张潇晗想忍不住大叫,但是这种痛让张潇晗感觉她找回了自我,她缓缓温养着她所剩无几的神识,忘记了她还站在迷雾沙漠里。

范筱梵轻轻地叹口气,张潇晗现在这个样子是不能移动的,妖兽若是来到了,她就是活生生的靶子。

自己怎么就解除了对她神识的封闭呢?这个样子,哪里还能猎杀妖兽?他重新拿出披风,轻轻为她披上,带上帽兜。

算了,也不差这一天两天的时间了,范筱梵扶着张潇晗的胳膊,扶着她缓缓坐下。

张潇晗的注意力全在脑海的神识上,原本壮大的神识成了可怜的一个光点,在识海中仿佛风中的烛光,摇曳而要熄灭的样子,离这个黯淡光点不远,是一个明亮的光晕,那是通天大阵里的老者留下的。

识海中,那个明亮的光晕远远地停留在一侧,中间就是她自己可怜的神识,疼痛正是从这个地方散发出来的,很难想象,这样黯淡的神识会造成这般的痛苦。

而另一边,蓦地,张潇晗看到一个暗色的光晕。

自己的识海里还有另外一个东西,自己不知道的东西,张潇晗冷然一惊,修魂功法一滞,头再次像炸裂开。

就在张潇晗头痛欲裂的时候,那个黯淡的光晕忽然动了,它轻飘飘地向中间的神识飘去,可又停顿了一下,似乎在犹豫。

那是什么?张潇晗拼命地感应着,没有什么比发现在自己的大脑里寄居着自己也不了解的东西更恐怖的事情了,大脑是什么,是证明她存在的地方,若是这里被入侵了,她还会是她自己吗?(未完待续。。)

ps:感谢妖孽无罪的打赏,感谢柳歧、风飞涓的粉红,谢谢亲们的支持~

在九月的第二天,《**》的粉红就达到了10票,排在粉红榜的36,心里的激动无以伦比,谢谢各位,真心感谢。

刺嫩芽还是不敢说加更,能保证双更我就开心了,我努力保持双更,再次感谢各位。rt

湘潭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防城港好的男科医院
牡丹江癫痫病医院费用
湘潭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防城港哪家医院治疗男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