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州信息网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前云南首富成老赖靠赌石发家今遭立案调查

发布时间:2019-11-21 21:16:20 编辑:笔名

前云南首富成老赖 靠赌石发家今遭立案调查

“垃圾股”“就不能消停几天”……消息一出,有股民对此抱怨。事实上,2018年以来,“翡翠一哥”东方金钰(4.120, -0.10, -2.37%)确实不太平。

掘石大王“翡翠第一股”正在面临大厦将倾的困境。

1月18日,东方金钰发布公告称,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中国证监会已于1月16日下发《调查通知书》,决定对其进行立案调查。

受此影响,截至18日收盘,东方金钰收跌3.65%,报收4.22元/股。值得注意的是,此时的股价与其在2015年达到的20.44元/的高值相比,已经跌去约80%。

“垃圾股”“就不能消停几天”……消息一出,有股民对此抱怨。事实上,2018年以来,“翡翠一哥”东方金钰确实不太平。

16亿债务逾期还欠80多亿

旧债未偿又添新债,往往成为压死上市公司的致命黑洞。

最新消息显示,截至2019年1月11日,东方金钰及其子公司到期未清偿债务合计为16.7亿元。其中最大一笔违约的所属债权单位为深圳中睿泰信叁号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逾期本金达8.46亿元。

“公司债务逾期事项可能会对其他债权人对公司的信心造成影响,从而进一步减弱公司融资能力,公司将会面临资金急剧紧张局势。”对此,东方金钰表示。

事实上,这家曾经豪言要做到100亿美元市值的翡翠巨头早已深陷债务泥淖,逾期债务仅掀开了其全部欠款的一角。

2018年7月25日,在回复上交所的监管工作函中,外界得以窥见“翡翠第一股”的财务窘境。

彼时,东方金钰已到期未清偿的债务为9.16亿元,半年之后,这一数字翻了一番。高额逾期债务背后,东方金钰面临的是更大的资金黑洞:截至该公告日,东方金钰从50余家银行和金融机构处借款约73.43亿元。在大举借款的情况下,东方金钰还不忘为旗下子公司输血,回复函中显示,东方金钰为其子公司及孙公司等关联企业担保约36.75亿元。

据悉,东方金钰的债务危机首次曝光在2018年7月。当时,有客户称自己在陆金所平台上购买的理财产品利息没有如期兑付,该产品为大同证券旗下的大同证券同吉3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和大同证券同吉8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这两款产品正是为东方金钰提供流动资金贷款。

目前,东方金钰的债务危机正向着一发不可收拾的局面发展。

在1月15日的公告中,东方金钰也坦承:“目前部分债权人根据债务违约情况已经采取提起诉讼、仲裁、冻结银行账户、冻结资产等措施,未来公司也可能面临需支付相关违约金、滞纳金和罚息的情况,增加公司的财务费用,对公司的生产经营和业务开展造成了一定影响,同时进一步加大公司资金压力,并对公司本年度业绩产生影响。”

昔日首富名下已无财产

在中国裁判文书搜索“东方金钰”,相关案件共计30余起,多为金融合同借款纠纷、民间借贷纠纷。

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12月,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公开的一份执行裁定书显示:经查,被执行人云南兴龙实业有限公司、赵兴龙、王瑛琰、赵宁名下银行账户内无存款、无机动车登记信息,暂无财产可供执行。该案于2018年7月31日在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立案执行,申请执行人上海国际信托有限公司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执行标的额为6.71亿元。

迫不得已之下,法院于2018年8月9日,轮候查封了被执行人云南兴龙实业所有的位于中信银行(5.520, -0.03, -0.54%)北京京城大厦支行H80006号、H80002号保管箱内的玉石;于同年8月16日轮候冻结被执行人云南兴龙实业持有的东方金钰股份有限公司的6.72亿股股票。

根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信息,东方金钰实控人赵宁列为被执行人14次、失信被执行人1次。今年1月,深圳中级人民法院在东方金钰与长沙银行(8.660, -0.04, -0.46%)广东分行的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一案中,还对东方金钰及实控人赵宁作出限制消费决定。

可以预想的是,在债务加码的情况下,会有更多的债权人将通过采取提起诉讼、仲裁、冻结银行账户、冻结资产等措施保全财产。

2018年11月29日的公告显示,东方金钰控股股东兴龙实业所持公司股票12.72亿股(因轮候冻结的因素,兴龙实业本次被轮候冻结状态的股份数超过其实际持有上市公司股份数)无限售流通股被轮候冻结,冻结起始日为2018年11月27日,冻结期限为三年。截至该公告日,兴龙实业合计持有公司4.24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31.42%,该轮轮候冻结的股份实际占其所持有公司股份的100 %。

在此背景下,1月4日,联合评级决定将东方金钰主体长期信用等级及其发行的“17金钰债”公司债券信用等级由“A”下调至“BBB+”,继续将公司主体列入信用评级观察名单。

96亿翡翠原石成救命草?

“一刀生,一刀死”,在翡翠原石交易环节,赌石玩家对此谙熟于心。

2018年三季报显示,东方金钰总资产为122.33亿元,净资产为31.37亿元。其中包含价值96.39亿元的存货,而这部分存货中多为翡翠原石。早前,赵宁之父赵兴龙正是靠赌石发家壮大。

就东方金钰目前的逾期债务来看,尽管尚未达到资不抵债的地步,但在玉石价值不确定的状态下,东方金钰手里96亿元的存货,到底价值几何或许还是未知数。

AI财经社查询近几年财报发现,年,东方金钰存货居高不下,分别为57.03亿、69.23亿、96.61亿元。三年中,东方金钰业绩一路下滑,净利润分别为3亿、2.51亿、2.31亿元。2018年三季报中,东方金钰净利润亏损7098.72万元,较上年减少128.32%,不出意外,2018年业绩将由盈转亏。

反观东方金钰的债务情况,借款多发生在2016和2017年。正是在这几年,东方金钰花了大价钱采购翡翠原石。2017年财报显示,仅2017年度,东方金钰采购原石数量为338块,金额为25.94亿元。而在年,其合计采购原石809块,账面价值45.58亿元。

东方金钰解释称,“翡翠原材料作为稀缺性矿产资源,面临着资源减少、需求增加的局面。特别是中高档翡翠原材料,近年来产出日益减少、价格飞涨,供不应求的特点更加明显。”

值得注意的是,翡翠原石毛利率高或为东方金钰坚持采购的原因。2006年至2017年,东方金钰合计销售翡翠原石58块,销售金额5.86亿元,成本仅为1.95亿元,毛利率最高达到70%。

不过,东方金钰也坦言,品质较高的翡翠销售毛利较高,品质较低的毛利率偏低,不同品质的翡翠销售的毛利率不具备可比性。

如今看来,债务压顶之下,东方金钰深锁保险柜价值96亿元的石头,或将面临“开刀”验真伪以偿债的风险。

赌石大王掘石往事

赵兴龙、赵宁父子先后凭借翡翠生意成为云南首富,已为外界所熟知。

20世纪80年代,30岁上下的赵兴龙偶然接触到翡翠原石贸易,并由此发家,建造了一个市值曾高达百亿的翡翠帝国。

从稀缺的信息可知,20世纪50年代,赵兴龙出生在邳州市合沟镇小河村(今属新沂市)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18岁那年,赵兴龙参军入伍,几年军旅生涯,锻炼了赵兴龙的意志和身体,这也为其后创建翡翠帝国打好了基础。

在《环球市场信息导报》的描述中,赵兴龙“十分精干和内敛”“眼睛小而有神”。

“我把时间都用在看石头上面,我对石头的痴迷程度是其他人无法理解的,我只要看到石头可以3天3夜不吃饭。”赵兴龙对石头的着迷程度,超乎寻常。

正是凭借这股痴迷劲儿,一代农家子弟终成“赌石大王”,据传他经手赌石的准确率达到八成以上。多年后,赵兴龙的头衔已经囊括中国珠宝玉石首饰行业协会副会长、工商联珠宝厂商会副会长、国内首批注册珠宝评估师和翡翠原石鉴定家。

东方金钰前身为湖北多佳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1993年。1997年登陆资本市场的湖北多佳经历过两次重组,2004年同西安伊果股份控股的云南兴龙实业实行资产置换,进行第二次重组,转型为主营翡翠玉石、黄金、铂金、钻石的珠宝类上市公司,并正式更名为湖北东方金钰股份有限公司。

“我就想通过上市公司这个平台,把我们这个行业,尽我最大的能力做规范化。”多年后,赵兴龙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赵兴龙为人熟知,是在2007年。彼时,在胡润百富榜单中,赵兴龙家族以27亿身家登上云南首富宝座。

至今,关于这次评选还有一个小插曲广为流传。据传,对于一些不愿露面参评的富豪,胡润榜存在一个“潜规则”:支付一定额度的费用就可以不用上榜。胡润开出的价格是50万,赵兴龙觉得高了,压价到30万。没想到最终还是上了榜,据《鄂商》杂志2011年报道,赵兴龙曾私下调侃,“没想到他们还是嫌钱少了”。

2000年前后,翡翠生意一直是块肥肉。中国珠宝玉石首饰行业协会资料显示,2000年到2009年,翡翠价格平均每年涨幅约为18%,2010年后的几年涨幅甚至超过30%。像玻璃种、冰种、蛋清种这样被称为“东方钻石”的精品翡翠

,涨幅更是达到100%~200%。

直到现在,“疯狂的石头”仍在缅甸、云南等地上演。“一刀穷,一刀富;疯子卖,疯子买,还有疯子在等待。”赌石作为翡翠原石交易的重要一环,让参与其中的人既兴奋又害怕,无数人为此倾家荡产,也有人因此一夜暴富。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资源的稀缺和炒作都是价格上涨的因素。带领东方金钰成为“翡翠第一股”的赵兴龙无疑是这场赌局里面的最大赢家。

2016年,赵兴龙35岁的儿子从他手中接过“翡翠第一股”东方金钰董事长的大旗。第二年,儿子赵宁(家族)以70亿元的财富成为新晋云南首富。

如今,在公司面临重大生存危机之时,赵宁能否挽回危局,成为其接手3年后的一大难题。

宝宝不消化胀气怎么办宝宝积食吃什么消化不良薏芽健脾凝胶作用

沈阳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最好
六盘水到哪看癫痫病
榆林好的男科医院
南京同仁医院
博湖县人民医院